战略利益

来源:中国战略支援作者:周碧松责任编辑:李志勇
2016-08-16 10:46

第04期:海权与海洋权益斗争

(本文摘自解放军报社长征出版社2015年5月出版的《战略边疆——高度关注海洋、太空和网络空间安全》一书。此书为“强军梦系列丛书”之一。作者:周碧松。)

历史发展的结论充分证明:谁控制海洋谁就能控制世界。海权与世界强国是相伴相生,互为倚重的。无海权的濒海国家便无法成为真正的世界强国;而无强大的国力则无法形成和维持强大的海权。正是得益于海洋的丰富资源和临海的区位优势,自古以来,凡是重视利用海洋的国家都成了当时的佼佼者。在我国,郑和七下西洋之时正是明朝最为鼎盛的时期。1492年,哥伦布从西班牙出海,发现美洲大陆,引发了西班牙200年的繁荣。后来,荷兰海洋事业发展起来,称雄于世。18世纪开始,英国海洋事业大发展,占领了遍布世界各地的众多陆地和岛屿,曾称“日不落国”。迄今,凡是海洋事业强大的国家,大多是发达国家;所有沿海国家的发达地区,几乎都处在临海一带。海洋确确实实与民族的兴旺、国家的繁荣紧紧联系在一起。在21世纪,在陆上资源濒于枯竭的情况下,丰富的海洋资源将成为赖以生存和发展的重要基础。随着人类自身和经济的发展,全球性的人口、资源和环境之间的矛盾将变得越来越尖锐,当人类可利用的陆上资源濒于枯竭之时,迫使人类将对大自然进行探索的目光转向占地球面积70%的海洋。不论是濒海国家还是内陆国家,出于生存和发展的需要,必将加大对海洋资源的开发和利用的力度,海洋将作为“第二大陆”而成为人类生存和发展最重要的能源基地,海洋资源将日益成为大国争夺的焦点,海洋作为一个具有战略意义的领域,将日益成为世界各国夺取经济优势的新的战略空间。

(一)海 权

海权是一个历史范畴。随着人类社会的发展特别是人们海洋观的发展,海权的内涵也在不断发生变化。狭义海权是指一个国家对本国领海(主要是领水及其上部大气层空间)、毗连区、专属经济区具有实际的管辖控制能力和自卫能力。狭义的海权是一个国家主权的组成部分,它所包括的领海主权、海域管辖主权和权益等,直接关系着国家的安全利益和发展利益。因此,世界上任何一个沿海、海洋国家都力争拥有自己的这种意义上的海权。而广义的海权,则是指一个国家除了对本国的领海具有实际的管辖和控制能力外,还具有一定的在公海、国际海底区域自由航行、开发利用的能力和权力。

(二)军事海权

所谓军事海权,是指交战一方在一定时间内对一定海洋区域的控制权。主要表现在战争时期,通过战争行动取得必要的海权。有了军事海权,就能够确保己方兵力海上行动的自由,保障己方海上交通运输和沿海安全,同时,剥夺敌方的海上行动自由,破坏敌方的海上交通运输和沿海安全。军事海权可以分为战略性海权、战役性海权和战术性海权。所谓战略性海权,是指对一个或数个海洋战区,在整个战略期间或者某一个战略阶段,为了便于实施战争或者战略性战役而拥有的海权;战役性海权,是指对海洋战区的一定区域,在较长的时间内,为了顺利地实施某次战役而取得的海权;而战术性海权,通常是指对有限海洋区域,在较短的时间内,为了顺利地进行战斗而夺取的海权。从战争实践看,夺取军事海权必须通过强大的军事力量,没有一个强大的军事力量是不可想象的。在当今世界,可以说只有美国才称得上拥有真正的海权,其强大的海上军事力量是美国称霸全球的重要骨干力量。

对于一个海洋国家或民族来说,拥有海权并不是最终的目的,而只是一种手段,一种保证本国、本民族生存与可持续发展不可或缺的手段。任何一个国家生存与可持续发展都离不开一定的物理空间,这是一个十分浅显的道理。从人类发展的历史看,任何一个海洋国家拥有海权的根本目的,都是为了获得更大的物理空间、更多的资源和更广阔的市场。因此,对于海权问题,不能仅仅从军事力量的角度来看待,而必须从国家未来的生存与可持续发展的战略高度来认识。正如美国海权理论奠基人AT马汉所说:“海权的历史乃是关于国家之间的竞争、相互间敌意以及那种频繁地在战争过程中达到顶峰的暴力的一种叙述”。“海上力量的历史,就是一部残酷的权益争夺史”。

(三)海洋权益斗争

进入21世纪,海洋的地位进一步上升,成为世界各主要国家战略竞争的新高地。围绕捍卫海洋权益,各国之间的矛盾非常尖锐、复杂和激烈。尽管国际上有了一个《联合国海洋法公约》,但是,目前世界多极化格局尚未形成,一超多强的态势将长期存在。在此背景下,建立公正、公平、合理的世界海洋秩序还要假以时日。海洋作为人类未来的重要生存空间,不可避免地成为新时期的一个斗争焦点。当前,世界海洋权益斗争主要体现出以下四个特点:

第一,对海洋的争夺和控制由过去的以军事目的为主变为以经济利益为主;由过去的以争夺具有战略意义的海区和战略通道为主,变为以争夺岛屿、海域和海洋资源为主。斗争焦点往往在岛屿的归属上,其斗争目的更为明显。特别是一些沿海中小国家,参与争夺和控制海洋主要出于经济目的。由于陆上资源的逐渐枯竭,以及经济发展的需要和科技能力的增强,在21世纪初,世界各主要国家围绕着争夺海洋岛屿、海域管辖权、海洋资源、海上战略优势和战略通道等展开激烈的斗争。如1997年,就发生了土耳其与希腊在爱琴海的纳米亚岛主权之争,双方剑拔弩张;欧盟与加拿大因比目鱼资源意见分歧,也发展到了军舰对峙、引起联合国关注等。这些斗争有的是两国间的,有的是多边的,有的是几国以联盟的形式针对某一方;有的涉及大国参与,有的由联合国及其他国际组织给予调解。据不完全统计,目前世界上共有230多个海域划界有争议,有争议的岛礁近1000个。这些已成为影响世界安全的重要因素。 

第二,海洋斗争多极化,由过去美、苏两级海洋大国为主的海洋争夺,变为广大的多极沿海国竞相参与争夺。尤其是亚太地区海洋安全环境最为复杂,争端不断。世界上10个有名的争端岛屿,亚太地区就占了5个,而且,亚太各国的防务政策重心也在向海上转移,海军装备不断趋向大型化、远程化、高技术化。一旦发生冲突和事端,不仅威胁到海洋安全,还对整个地区安全构成重大影响。

第三,各沿海国加紧调整海洋军事战略,重点加强海军建设,建设一支强大的海军,已成为世界各沿海国国防建设中的一项重要内容,其斗争前景更为广阔。为了适应新的海洋权益斗争形势,世界各海洋国家在全面裁减军备,控制军事力量规模的同时,海军作战思想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争相向远程化、智能化、现代化发展,各国海军选择作战对象也从意识形态领域的角度转变为从本国海洋利益的角度。核力量向海洋方向转移。由于海上战略核力量比陆基、空基核力量更具有隐蔽优势,世界上一些核大国战略核力量发展表现出了明显的从陆、空转向海洋的趋势。这将对海洋安全态势发生重要影响。由此可以清醒地看到,21世纪的海洋战略地位已经提到了一个相当高的程度,海洋斗争也必将更加激烈。

(图片来源于网络)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