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防科技领域如何实现弯道超车

来源:解放军报责任编辑:陶士亚
2016-08-19 15:36

人类自从有国家,就有国家利益;自从有国家利益,就面临拓展壮大还是受损缩水的问题。在决定国家利益伸缩的诸多因素中,科学技术显然是重要考量。军事领域的先行者,单凭技术的进步,就能获得巨大的溢出效益,步其后尘者,尽管也有小打小闹式的改良和创新,终究摆脱不了路径依赖和被动锁定。

为了国家安全不致受到实质性挑战,就应在科技领域下好先手棋。正如习主席指出的:必须突破核心技术这个难题,争取在某些领域、某些方面实现“弯道超车”。

如何实现弯道超车?从国防与军队建设的经验来看,弯道超车有两类情形:一是跨越式发展,即从时间上先行一步。近代以来人类的技术发展与古代之不同,主要在于古代技术发展只是偶发事件,如火药、指南针、马镫等,尽管在军事史上产生过重大影响,但由于结构简单,一经出现便长期停滞不前,再没有后续性的重大改进。而近代技术则不然,从织布机到蒸汽机,进而到内燃机、电动机,技术的进步成了一个连续过程,也成了一个可期待的线性过程,因此可望瞄准未来,进行过程上的超前式跨越。如日本学习西方造船技术后,到第一次世界大战时便率先发明了航空母舰;钱学森在中国基础工业非常薄弱的情况下,就主张重点发展导弹而不是飞机;美国在人造地球卫星和载人航天落后于苏联的情况下,便直接推出阿波罗登月计划。这些都是跨越式发展的典型表现。它要求决策者对技术的未来发展了然于心,才能化被动为主动。 二是非对称发展,即从空间上独辟蹊径。如果说,跨越式发展尚属于线性发展,那么非对称发展则属于非线性发展。钱学森早在上世纪70年代末,就曾多次提出:国防科技的发展不能满足于“追尾巴”、“照镜子”,而是要独辟蹊径地开拓新领域和新方向。按照钱老的说法,所谓“追尾巴”,就是人家有什么就跟着人家搞什么;所谓“照镜子”,就是人家有什么,我们就搞个东西来对付。钱老在这里提出的就是非对称的发展思路。如英国人针对重机枪机动性差的弱点,首先发明坦克,一举撕裂了枪炮林立的僵持战争场面;德国人针对传统火炮射程有限的弱点,首先发明导弹,揭开了现代导弹战的序幕;美国人针对炸药威力不够的弱点,首先发明核武器,使军事对抗进入了核时代。这类非对称的发展思路有助于打破先进国家的技术垄断,形成强劲的后发优势。它要求决策者具有远见卓识,敢为天下先,才能达成出其不意攻其无备的效果。 当然,技术上不管是跨越式发展,还是非对称发展,都必须以基础科学研究为前提。基础研究的核心是发现,它与工程技术的关系,是理论与应用的关系,也是一种倒金字塔关系。历史表明,没有牛顿力学,就没有弹道学和火箭飞行,也不会有机械化战争;没有相对论,就没有核武器,也不会有核威慑;没有电磁学和量子力学,就没有通信技术和计算机,也不会有电子战、网络战。基础科学研究上的一点突破,在应用领域将全面开花。量子信息技术一旦成熟,将在高安全保密通信、超强并行计算等领域带来全新理念;新型网络技术将使网电空间的对抗在决定战争胜负中的权重进一步提高;纳米材料、仿生器官的设计和制造,将为人类战争舞台增添新的筹码和手段;能源互联网将塑造全新的能源供应体系,促成军民融合的深度展开;3D打印技术的实用化、普及化,将彻底改变以往的装备生产和保障模式;对大脑思维和信息处理的机理及其数字化模拟和仿真,将导致人脑与电脑之间实现信息直接转换,从根本上颠覆机械化战争传统;新概念武器向实战化方向发展,武器装备远程精确化、无人化、隐身化、智能化的趋势更加明显。这些前沿技术的丰硕成果不仅成为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要驱动力和人类财富的增长极,而且将为国防科技领域不断突破传统技术的物理极限,实现弯道超车提供难得的机遇。 遥想半个多世纪前,毛泽东对中华民族的期待是:有所发现、有所发明、有所创造、有所前进。此话确实道出了我们科技强军的关键。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