颠覆性技术创新与未来战争新形态

来源:

“国防参考”微信公众号

作者:韩旭东责任编辑:陶士亚
2016-08-19 15:27

颠覆性技术创新与未来战争新形态

摘 要

传统战争是一种以战斗人员之间或人机一体之间的博弈为主的战争。随着现实空间战争向“融空间”战争方向发展,传统战争将向“交互化战争”方向演进。在这一演进过程中,人员之间的作战将逐渐让位于非人化战斗员之间的作战。

进入信息化社会后,经过几十年的技术发展,相对于传统技术而言,各种颠覆性技术开始强劲涌现,并且这种颠覆性技术越来越向着社会主导性技术方向演变。

战争也在这种颠覆性技术的影响之下跨入一个崭新发展阶段。战争正以新形态面目出现。这种新形态可以称之为“交互化战争”。

从战争发展历史看,木石武器时代向金属武器时代的转变、金属武器时代向火药武器时代的转变、火药武器时代向机械化武器时代的转变,这三次重大时代转变都导致了战争形态的变化。这三次战争形态的变化,可以称之为传统战争形态的变化。

当今,运用于军事领域的颠覆传统的技术越来越发挥出主导性作用,推动战争进入新形态。这种战争新形态表现出诸多不同于以往传统战争形态的特点。

推动传统战争向新形态战争,即向“交互化战争”转变的有四大主要因素:一是战争的目的正在从“消灭对手,攻城略地”向“迫使对手屈服与接受己方意旨”转变;二是传统战争战场逼近极限,作战空间突破地球三维空间的约束已成大势,在向外层空间、虚拟空间甚至在向“融空间”作战的方向发展;三是信息化社会与传统社会出现军事领域角力主体的变化,即硬实力博弈向软实力博弈转变;四是技术对战争的影响达到传统战争不可想象的高度,技术的重要性从“技术决定战术”转变为“没有技术就不能打仗”的时代。

正是在这些因素的作用之下,战争新形态的各种特征正不断表现出来。

1、战争空间从地球三维空间向“融空间”方向转变

传统战争作战空间的变化主要表现为空间的延伸和拓展,都是在地球三维空间之内变化的,而“融空间”的出现,是这次战争形态变化不同于传统战争形态变化的一个根本性标志。

所谓“融空间”,是指战争从现实地球三维空间延伸到外层空间、虚拟空间,以及大气空间与外层空间形成一体构成的一体化空间。虚拟空间与现实空间相互交融,人们开始能够在现实空间与虚拟空间之间进行交互式军事活动。

对于传统战争而言,这是不可想象的。这是在根本性、革命性技术推动下的发展。在现实空间内各种军力元素博弈即将接近极限的情况下,虚拟空间的军事博弈将成为重点,成为主要的博弈空间。战争进入了“融空间”博弈时代。

在这种新形态战争环境下,现实空间的军事博弈将从主导性博弈降为辅助性博弈,虚拟空间的博弈将上升为主导性博弈。

形象地讲,在新形态战争时代,“神经的软博弈”将是主导性博弈,“肌肉的力博弈”将是辅助性博弈。“神经的软博弈”主要表现为技术上的博弈;“肌肉的力博弈”主要表现为以人员和武器为主要内容的军力博弈。可以认为,未来的“交互化战争”重在体现为技术上的博弈。

2、相对传统军力元素而言的革命性军力元素不断出现

从武器装备的发展历史看,传统武器装备技术进步主要表现为力的增强、视觉的延伸、听觉的提高、活动空间的扩大;而从信息化时代武器装备的革命性变化看,重点体现在“神经”力量赋予武器装备本领的变化,并且这些技术物化的武器装备在战争中发挥着主导性角色。

自海湾战争以来,世界各地出现的战争,特别是美国发动的战争,越来越突出地表现为使用“被信息化”的武器,同时,战争越来越从传统的地面战、海面战、空中战转变为空地战。

美俄两国对叙利亚境内的空袭正是这种信息化时代战争的最新表现。不难发现,这些“被信息化”的武器在战争中已经发挥着主导性作用。

从目前来看,未来在战争中发挥主角作用的“被信息化”武器:一是无人武器装备,如无人空天飞机、无人舰艇、地面机器人等,将成为战场上的主角;二是精确化武器装备,如导弹、激光武器、电磁动能武器等向着“指哪打那”的方向发展;三是智能化武器装备,如程序炸弹、智能巡航导弹等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四是小型化武器,如无人机载激光武器、微型机器人、微型无人机等或将发挥战略效能。这些武器都将是在未来战争中发挥主导性作用的武器。

3、传统战争的“频谱”趋于饱和,“频谱外延”战争样式将成常态

从战争发展史看,传统战争基本上都是地区性战争。

第一次世界大战和第二次世界大战之所以被称为世界大战,主要是因为这两场大战具有世界性影响,牵动的国家比较多。

但相对于全球而言,这两场大战发生的战场仍然具有地区性。二战末美国对日本使用原子弹,标志着具有全球性影响的武器出现,全球性战场开始萌芽。

随着卫星成功在太空运行、卫星体系的构建,洲际导弹、战略轰炸机、战略核潜艇等战略性武器装备的相继出现,以及后来网络空间的成功构建等具有全球性作用的武器装备不断涌现,全球化战场开始进入视野。

随着全球性作战武器越来越进入主角行列,拥有全球性作战能力的国家不断增加,核威慑下的传统战争作战样式几近饱和,这就意味着在传统战争“频谱”内很难再寻找到发展空间,很难再寻找到突破口以争取优势,以占据主导地位。

在这种形势之下,战争样式的“频谱外延”便成为技术发展的必然趋势。正是在这种历史关头,信息化时代扑面而来,给战争“频谱外延”提供了一个历史性契机,各国开始在新领域追求军事优势。

4、非传统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不断面世,新的战争形态将保持相当时期的稳定

“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意指某种武器能够对人类造成巨大的杀伤效果,或具有巨大的国际影响。“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一词出现于1937年,这一年德国在西班牙内战中针对非军事目标进行战略轰炸,造成大量平民伤亡,当时大规模杀伤性主要指的是这种轰炸行为。

冷战时期,“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主要是指核武器。1991年联合国安理会第687号决议第一次将核武器、生物武器和化学武器并称为“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此后,人们开始经常使用“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一词。

尤其是,美国在冷战后提出要坚决遏制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扩散,使得“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一词成了一个国际社会流行词,被使用的频度不断上升。

其实,随着社会的信息化发展,具有大规模杀伤性效果的武器已经不仅仅局限于“核生化”这种传统武器,突破传统的越来越多,如用于军事目的的非核电磁脉冲弹、太空武器、以“能量包”为形式的程序炸弹等。

由于这些非传统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拥有巨大的杀伤性效果,人们还是不能轻易将其运用于实战,其发挥战略威慑的作用可能比传统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更突出。

在新形态战争环境之下,军事技术博弈将会空前激烈,如同北美印第安人以比赛射箭高度决定战斗胜负一样,对抗各方将会以技术高低决定主导地位而不是将技术运用于实战之后才确定胜败。

技术决定胜败将表现得更加淋漓尽致。新的战争形态在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制约之下,将保持不断丰富和发展,但不会在短时期内再出现更新的战争形态。

5、主导性武器将以“群”的形式出现

冷兵器时代,即木石武器和金属武器时代,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时代,可以称之为英雄时代。火药武器时代和机械化武器时代,是主导性武器唱主角的时代。

人们都想拥有可以改变战场局面的武器,如一战时由于机枪应用于作战,欧洲地面战一时处于僵持状态,各方都无力突破防御局面,于是英国发明了坦克,以图达成进攻,突破僵局。

二战时,东欧战场上因苏联突然将“喀秋莎”火箭炮运用于战场,极大地推进了反攻的速度。总之,如果对每次战争进行分析就会发现都有主导性武器在发挥作用,甚至这些主导性武器还能够决定战争胜负。

美国海军的CUSV无人快艇,由美国AAI无人机系统公司和德事隆高级系统联合开发。无人舰艇有望在未来10年内彻底变革海军的军事行动和战争。

在传统战争形态时代,战争各方都在追求“撒手锏”武器,寄希望于用其改变战争结果。当然,这在传统战争时代是不足为怪的,这也是为什么美国要研发和使用原子弹的主要原因。

但是,在战争新形态时代,战争效果并不是追求完胜或全胜而是追求有限的目的;战争的目标也并不全是消灭对方的有生力量而是让对方屈服,接受己方的条件;战争的结果并不是攻城略地而是利益;战争活动空间既在现实空间,更在虚拟空间,并在现实与虚拟之间进行交互活动等。

在这种战争形势之下,作战用的武器将不再局限于一两件主导性武器,而是一个主导性武器群。这主要是因为新形态的战争是在现实空间与虚拟空间形成的“融空间”里进行的博弈,是在多种空间下作战。

有的主导性武器是在现实空间里博弈,有的主导性武器是在虚拟空间里博弈,有的主导性武器是在现实与虚拟两个空间里交互博弈。由于作战是在“融空间”里进行,这就导致战争中主导性武器不可能是一两件,而是一个群体在发挥作用。

6、无贯穿战争始终的作战样式

在从古至今的传统战争中,人们战前设计作战时总是要确定选取一种主导性作战样式作战,这种作战样式贯穿作战乃至战争始终。

最具代表性的就是北约空袭南联盟期间,空袭作为主导性的作战样式贯穿于整个战争始终。但在新的战争形态下作战,战争将同时在多个空间、多个领域展开,并且这种作战空间和领域还会不断转换,这也决定了作战样式的多样性。

基于这种认识,在新的战争形态下,贯穿于战争始终的不会只有一种作战样式,而是多种作战样式不断转换。从这里也可以看出,未来战争的这种新形态对战争驾驭者提出了更多新挑战。

当然,在未来新的战争形态下,战争将在“融空间”内进行,作战样式的多样性也将成为常态,也将成为作战样式的基本特点。这也充分表明,在未来的“交互化战争”中,交战各方的博弈将更加激烈,将展现出人类历史上最为复杂的博弈场景。

7、人员由台前退向幕后,非人化战斗员渐成作战主角

在传统战争中,最基本的特点是人员与人员之间的博弈。木石武器时代和金属武器时代,即冷兵器时代,作战是人员面对面的博弈。

火药武器时代,人员与人员之间的博弈空间扩大,出现了非接触式的博弈。机械化武器时代,更主要地体现为人与人之间的博弈、人与武器之间的博弈,以及武器与武器之间的博弈。当然,武器之间的博弈,是人员博弈的一种延伸。

随着军事技术的发展,不管是人与人之间,还是武器与武器之间,抑或人与武器之间的博弈都渐成超视距博弈。

美国海军研究局已经将两套电磁轨道炮原型机安装到“米利诺基特”号联合高速船上。

同时,战争博弈又增加了新内容,即在虚拟空间内进行博弈,或在现实空间与虚拟空间形成的“融空间”内进行博弈。在这种情况下,对抗双方的博弈不仅博弈空间在变化,同时博弈的主体也在发生变化,即出现了非人化战斗员的博弈。

这些非人化战斗员可以是武器,也可以是程序。这是“融空间”战争的一个显著特点。或者说,非人化战斗员在“融空间”内的博弈中将会成为作战的主角,这是新形态战争环境下作战的主要特点。

人们都知道,非人化战斗员发挥实战作用最早可以追溯到海湾战争时期。美国通过给伊拉克购买的打印机嵌入程序病毒使其破坏了伊防空指挥体系。

实践证明,这种病毒发挥了作用。由此开始,非人化战斗员不断在作战或战争中发挥作用。

随着“交互化战争”日渐成为新形态战争的主要战争样式,非人化战斗员在战争中发挥的作用也将越来越重要,乃至发展成为主角。同时,非人化战斗员群体也将越来越大,非传统武器也将日益增多,这是一种必然的发展趋势。

8、传统战争在新形态战争环境下发挥辅助性作用

传统战争是一种以战斗人员之间或人机一体之间的博弈为主的战争。随着现实空间战争向“融空间”战争方向发展,传统战争将向“交互化战争”方向演进。

在这一演进过程中,人员之间的作战将逐渐让位于非人化战斗员之间的作战。战斗人员之间的作战将渐渐发展为辅助性地位,发挥辅助性作用。

这主要是因为:一是智能化的武器装备将取代战斗人员;二是非人化战斗员作战将担纲主角;三是博弈主要在“融空间”的虚拟空间里进行,并在现实与虚拟之间交互进行;四是在“融空间”里的博弈更加强调的是取得技术上的优势。正是在这些因素的作用下,传统战争将向着“交互化战争”方向发展,并逐渐让位于“交互化战争”。

但是,传统战争并不会消失,并且在很多情况下还发挥着重要作用。这是当前形势之下传统战争仍然存在并还具有重要影响力的原因。

9、人与战场之间呈现“交互性”

海湾战争中,美国电视直播了“爱国者”防空导弹拦截“飞毛腿”导弹的画面,战争进入了电视直播时代,人们可以即时了解战争。

1995年10月,美国利用“灵镜技术”(虚拟现实技术)展现了波黑战争各方的战争场面,推动了前南斯拉夫联盟、克罗地亚和波黑三国领导人签署了《代顿和平协议》,结束了二战后欧洲规模最大的一场战争。

这标志着人们可以通过虚拟现实技术,即时性地仿真现实情况,了解现实。当然,这种虚拟现实只是被动地仿真现实,而不能改变现实。

随着技术的发展,虚拟与现实之间开始互动。2011年5月2日,美军特种部队远程奔袭巴基斯坦境内击毙本·拉登时,特种部队队员与国家战略指挥部之间展开了即时性的直接交流,最高统帅可以了解士兵的真实作战场面,士兵可以根据指挥部的指令调整有关作战动作。

美军最近展示了“Perdix”无人机项目的新成果,该项目由美国国防部战略能力办公室于两年前发起并投入实验。该无人机机长不足0.3米,重不足1斤,用3D打印技术制造,可由高速飞行的F-16或F-18战机释放。

这是一种隔空式的互动,“交互式作战”出现了。这种“交互性”,是未来战争最典型、最显著、最基本的特点,同时也是贯穿战争始终的脉络。

“交互化战争”必将是颠覆性技术环境下一种战争新形态。一个新概念的出现也将意味着一个新的研究方向乃至新学科的诞生。

“交互化战争”这一新概念,应该是自海湾战争以来对信息化战争研究和思考的一种沉淀,也是颠覆性技术在海湾战争中发挥重要作用以来,对信息化战争认识的一种深化,同时也是对信息化战争的一种定位。

颠覆性技术环境下未来战争新形态的主要特征已经充分说明,新的战争形态已成不可阻挡之势。

“交互化战争”是战争发展的必然趋势,将是人类未来必须面对的战争。以“交互化”为脉络对新形态战争进行深入研究,是把握战争发展潮流之需,也是赢得未来战争之基。

(作者为国防大学战略教研部教授)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