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应军事变革潮流把握改革主动

来源:解放军报作者:肖天亮责任编辑:陶士亚
2016-08-19 10:59

习主席深刻指出,世界正处在科技革命和产业革命的交汇点上。科学技术在广泛交叉和深度融合中不断创新,特别是以信息、生命、纳米、材料等科技为基础的系统集成创新,以前所未有的力量驱动着经济社会发展。在科技革命浪潮强劲推动下,全方位、深层次的世界新军事革命方兴未艾,正加速推进战争形态演变,其广度覆盖了战争和军队建设全领域,直接影响国家的军事实力和综合国力,关乎国家安全和战略主动权。深入领会习主席关于“着眼于抢占未来军事竞争战略制高点”重要思想,积极主动应对世界新军事革命挑战,必须以高度的历史自觉和强烈的使命担当,自觉贯彻落实好改革强军战略。

深刻把握世界新军事革命的演变趋势

当前,世界格局演进正处于激烈的利益碰撞与矛盾交织期,国际政治、军事环境处于深度调整变化期,军事技术处于新一轮创新突破期,世界新军事革命和战争形态加速演变。

战争形态演变呈现新特点。科技进步在改变战争形态上具有彻底性和根本性,技术创新不断改变战争面貌,并深刻地改变着世界军事发展的战略走向。在传统安全领域,高新技术发展与扩散引发世界军事力量对比失衡;在非传统安全领域,太空和网络空间作为新型赋能性和作战性领域,攸关未来作战行动成败,军事安全风险进一步加大。发轫于20世纪70年代的军事信息化革命,已从昔日“软革命”,延伸到武器平台和弹药领域的“硬革命”,呈现出“软硬一体革命”新格局,新质武器平台和弹药具有高能、高效和低人员投入、低可探测度特征,其物理形态、运行机理和作战功能发生了革命性变化,其显著标志是作战控制系统向人-机交互整合智能化控制、无人化自主控制、物理域和信息域之外超域界实时控制拓展;在作战方式上,能量释放的高度、广度、强度、精确度、敏捷度产生重大突破,传统战争面貌和作战方式被颠覆。一是以高超声速飞行器为代表的新技术极大地改变了未来作战样式,在战略层面形成新的威慑力,从而导致战略平衡发生巨变;二是新一代核武器技术将打破原有核威慑态势,导致核力量对比格局发生变化,甚至改变国家间危机处理模式;三是未来可能通过无人自主智能系统发起突袭,由此改变危机升级途径;四是陆、海、空、天、网等领域作为一个有机整体的全球一体化战场日益完善,未来联合部队在不同类型军事行动中体系融合、跨域联合,将使作战行动全球一体化、力量运用跨域联合化。

战争时空观发生深刻变化。与以全球快速打击为标志的新机动手段革命和以新概念武器为标志的新打击手段革命相适应,新一代实体机动技术和新概念武器技术整体取得突破性进展。基于科技革命的重大创新突破,物联网、云计算、大数据、人工智能、3D打印、脑电波控制、光传操纵技术、网络无线入侵等新一代信息技术呈“井喷式”涌现。以纳米技术为核心的新材料技术,以定向能、动能为代表的新概念武器技术,尤其是临近空间技术、高超声速技术、智能机器人技术的飞跃式发展和整体性突破,使战争的时空特性和战争时空观发生革命性变化。新质武器平台技术和智能弹药技术层出不穷,作战空间日益向太空、近地空间、网络和电磁空间、深海和极地等“全球公域”拓展,战争空间急剧膨胀。尤其是太空和网络成为军事竞争新的制高点,作战由原来稠密大气层空间局部快速攻防,演变为大气层、临近空间、太空乃至深远太空的宇宙空间全立体超高速攻防;被称为“21世纪闪电战”的网络战,具有以光速进攻、超越国界、离散分布、无平时战时之分等特点。以激光武器为代表的定向能武器日益实战化,将极大地改变传统弹药的杀伤机理,打击、摧毁目标的时间呈现出纳秒化趋势,从根本上打破传统战争时空观。

军事创新和转型加速推进。信息技术的发展,使战争较量由技术对抗转向智能对抗。以信息技术为支撑,计算机技术、遗传工程、光导纤维、激光、海洋开发、空间探索等技术群蓬勃兴起和广泛应用,使全球新一轮技术革命呈现出新的特点。通过运用大数据技术、云计算技术、建模仿真技术、网络技术等构建的综合集成系统,可推演和验证战略构想。军事仿真技术的飞速发展从根本上改变了军事战略的创新模式,这种综合集成的人机智能推演和创新系统,不但能进行战略演习、作战指挥控制、战斗保障、后方勤务,而且能进行人员训练、军事科研和行政管理方面的工作。据科技界预测,当今世界正处于新一轮科技革命的前夜,以新生物学和再生革命为核心的科技创新,将加速催生神经武器、网络战士和仿生战士等;以新物理学的时空革命为核心的科技创新,将进一步加剧“制天权”“制脑权”的争夺,主体学科和关键技术的不断突破,使世界范围的军事创新和转型加速推进。

战略优势对技术突破的依赖度加剧

技术进步尤其是颠覆性技术在军事领域的广泛运用,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它强力推动着世界新军事革命,使战争形态演变不断突破传统认知范畴。认识和把握战争制胜规律,必须从战略高度深刻洞察战争制胜机理。

战争博弈的重心发生位移。信息化战争不仅复杂性空前提高、空间维度日益拓展,而且战争博弈的重心发生了显著变化,军事战略创新发展的视野更加宏阔。与战争形态正加速向更高形态、更深层次演变相伴,军事组织形态加速向优化结构、精兵高效、模块组合、去重型化方向发展,军队体制编制愈益联合化、小型化、自主化。军事技术形态加快向智能化、网络化、微型化、高超声速方向发展,武器装备的数字化、精确化、隐身化、无人化趋势更加凸显。作战形态则呈现“四非”(即非接触、非线性、非对称和非正规)和“三无”(即无形、无声、无人)趋势,作战力量的常备化、联合化、模块化、机动化趋势日益突出。军队指挥向着扁平化、自动化、网络化、无缝式一体化方向拓展。新技术机理使传统武器平台实现质的飞跃,如从技术角度讲,第五代战斗机F-22和F-35同时还是攻击机、轰炸机、电子预警机、电子战飞机和侦察机,被称为空中“前锋传感器”,可用来提示“宙斯盾”舰队的导弹防御系统,拦截向航母战斗群发射的反舰弹道导弹,能灵活自如地应对信息时代的战场对决。

战略优势的技术含量激增。美国不遗余力谋求战略优势,在20世纪50年代发起的第一次“抵消战略”中,美军利用核技术优势“抵消”了华约集团在常规军力上的数量优势。在20世纪70年代发起的第二次“抵消战略”中,美军利用电子技术优势发动以信息技术为核心的军事革命,再次在全球军事竞争中占据领先优势。2014年,美国在“国防创新倡议”中明确提出第三次“抵消战略”,其核心是发展颠覆性先进技术,倾力打造新质战斗力,力图通过“改变战争游戏规则”谋求战略主动和“绝对优势”。美国防部将颠覆性技术定义为“以快速打破对手间军力平衡的方式解决问题的技术或技术群”,此类技术一旦成熟地运用于战争实践,传统作战样式将发生巨变,原有的作战条令、编制体制等随之失效,传统战斗力面临着被“归零”的可能。谁先突破并拥有颠覆性技术,谁就能掌握军事发展的战略先机。以人工智能技术、软件和无线网络技术为支撑的自主作战系统和定向能技术、人体机能改良技术等颠覆性技术,既能为武器装备系统提供创新能力,同时又引发基于信息系统体系作战向深层次突破。目前世界各国尤其是军事强国,正加强全球范围尖端科技发展的跟踪监测与预警,以防高新技术突袭。随着美国亚太再平衡战略和第三次“抵消战略”的出台,美军凭借其全球领先的科技优势,大力发展能“改变战争游戏规则”的颠覆性技术,以防止对手的战略性技术突袭,并努力对敌方实施战略上的技术突袭。

空天和无人作战样式悄然登场。随着航空航天技术的迅猛发展,新一代高超声速飞行器、空天飞机等,使天空和太空成为空天袭击兵器作战飞行的统一区域,成为未来战争的主要作战空间。空天一体、攻防一体、全域一体的空天作战力量体系建设,特别是以“全球快速打击”系统为核心的空天攻击系统建设步伐加快。近年来,俄军把军事斗争的重心转向空天领域,认为空天作战的进程和结局将决定整个战争的胜负。美军“全球快速打击”系统设想在首轮打击中,摧毁或瘫痪俄境内1000余个重要目标和80%以上核作战潜力,这将可能使俄现有的战略核遏制能力直接“归零”。为此,俄军在2011年成立空天防御兵的基础上,把空天军组建时间由原定的2016年初提前至2015年。与此同时,以人工智能为代表的机器人作战力量异军突起,世界大国竞相发展无人作战平台和系统。美陆、海、空军用无人作战系统已经初具战力,未来战争中军用机器人甚至可以像伞兵一样用无人机空投到地面,多名机器战士相互组网成立机器人战队,负责自主搜救伤员、侦察探测、排雷排爆、视频回传战场态势,甚至直接与人配合战斗。美军无人机已经实现空中加油并从航母起飞,使得其作战能力大幅提升;美军地面无人作战系统已达1.5万多台(辆),无人机数量超过1万架,无人机部队、地面和水下机器人部队将从以往单个应用、零散应用向集群运用、规模运用转变,成建制投入战场一线。无人系统独立作战、无人系统与有人系统联合作战,将实现火力打击高效化和人员伤亡最小化,人工智能作战系统的大量使用,对传统作战模式形成巨大冲击。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