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退伍的你们

来源:军报记者作者:金旗进、亓创责任编辑:李志勇
2017-09-01 22:34

退伍士兵向军旗敬礼

“朱一鸣”“到!”“樊家懿!”“到!”“杨烁!”“到!”

小雨淅淅,立秋后,这座江南小城的雨没有了夏日般的热情,缓缓地,洒在脸上,那么地温柔,温柔到让人可以清楚到嗅到那秋雨纷飞下离别的味道。

“我是连长金旗进,欢迎你们加入连队,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这里的每一个班长包括我和指导员在内,就是你们在这个家的兄长,欢迎你们!”

记得那也是个细雨纷飞的午后,我站在连队门口,一张张稚嫩的面庞,一个个懵懂的眼神,一阵阵新兵蛋子的味道,那是我来连队的第一年,你们是我接收的第一批兵,从那一刻起,我知道,在我们彼此的军旅生涯中,这注定是一段不解之缘。

“向军旗敬礼!” 参谋毛云涛一阵响亮的口令猛地将我拉回现实,拉回到机关楼前的广场上,拉回到向军旗告别的仪式中。口令未落,22双钢刀般的手臂齐刷刷的划过胸前,22只中指稳稳地微接帽檐两厘米处,我不敢望着你们的眼睛,害怕被那种坚毅震撼,害怕被你们盈满眼眶又强忍着的热泪打动,纵使你们已经卸下了军衔,纵使肩上少了那两道拐,你们的身姿依旧挺拔,你们的眼神不减刚毅,这是你们卸下军衔的第一个军礼,亦或许也是你们人生中最后一个军礼。

“礼毕!”西伟你站在排头离我最近,我分明看到你收臂那一瞬间带下的泪水,滴在胸前,那个原本贴着胸标的地方,泪水滚烫,如此刻你心脏里充盈的热血般滚烫。突然回想起第一次看见你的模样,你拎着行李走到连队门口慌里慌张的放下背包,叫了我第一声连长,那傻傻的笑容,那套不太合身的军装,手上还清晰可见爬战术磨烂的伤,那时候真没想过有朝一日你会站在朱日和的沙场上接受习主席的检阅。

两年,不长不短,却是我和你们相处的全部,在离别的这一刻每一秒都是那么的清晰。聚是一团火,散是满天星。这是热血军营的魅力所在,也是军旅人生的魅力所在。希望你们,如政委嘱托的那般:要像《战狼》中的冷锋那样,莫丢军人本色,莫冷胸中热血,莫折梦想翅膀,莫负伟大时代,永远做亮铮铮的好兵、响当当的男儿,用绿色军旅历练的本领、意志和作风,去打拼出属于你们的一方天地。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0/0